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正文

收藏家马未都的新身份——人生导师他说:别老

未知 2019-11-26 17:46

  一袭长袍,一条镇尺、一张条案、一扇屏风,站在优酷视频正在热播的《国宝100》镜头前,马未都就像一个说书人。镇尺往桌上一放,“瓷母”、后母戊鼎、长沙马王堆出土的素纱襌衣国宝们的前世今生皆被一一道来。 M:表达欲当然会有。但话痨跟做说话类节目那可是两回事儿。说话类节目最重要的是说话的逻辑。我的节目得有内容、有观点、有个人风格。《都嘟》我说了280集,这对很多人来讲就很难。你看(窦)文涛能说吧,但他必须得是《锵锵三人行》《圆桌派》,单一个人对着镜头说还能坚持一段时间的,高晓松算一个,老梁算一个,我算一个。 马未都(以下简称M):当然首先是因为我对这个比较了解,毕竟之前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《收藏马未都》。《国宝100》是最初看到大英博物馆请了400个专家花了4年时间做了1件事儿,选了100个世界各国的文物出了书,把我给吓着了,但我没这么多人也没这么多钱啊,还好我对这个行业相对比较熟,那就站在100多年间中国社会沉浮的基础上说国宝,因为新中国成立之前的社会动荡,很多宝贝丢失、被盗,故事更丰富。《国宝100》就是利用100件国宝来阐述国家的命运,以及文化的形成。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、稀奇事、感人事、突发事,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,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。 我们的报料渠道:1、24小时新闻热线、手机下载看楚天APP,在“报料”平台里发帖报料。 M:湖北的文物一定是会有的,曾侯乙墓、广西首届男子篮球联赛在全州落幕 南宁队斩获冠,梁庄王墓我们都会涉及,而且会讲观众们不太知道的冷门知识。比如编钟,人人都知道,但我会重点去探讨编钟的切面形状为什么不是圆形,而是杏核状的“合瓦型”。比如大钟寺的钟,切面全是圆的,但曾侯乙编钟就不是。因为圆形的钟不是乐器,它是当信号的,讲究钟声悠长。但编钟是乐器,如果悠长就会产生回声互相干扰,你敲到第十个音,它第一个的回声还在呢,这怎么行?所以,编钟的声音必须短促,“ 楚天都市报(以下简称C):其实您有一段时间没有专门开跟文物有关的栏目了,《国宝100》这个创意怎么来的? C:对普通人来讲,“马爷”您是一个一直存在于节目中的人,从早期的百家讲坛到《观复都嘟》《圆桌派》大家感觉您特别能说,您本人算不算话痨? M:我觉得人生是怎么回事呢?就是融入这个社会,该遇到的都遇到了,碰到过好人、坏人,体验过爱情也品尝过绝情,什么都碰到过那不是挺好吗?有很多人面对现实上来就吐槽、抱怨,有用吗?我总跟年轻人说,这个世界不是为你一个人设计的,是为所有人同时设计的,你在其中感到压抑、不适应,这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儿,你得在这种不适中找到一个最舒服的方式,然后适者生存地生活下来,甚至找到自己的快乐,这才是你生活的真谛。不要老去追求所谓的“公平”,公平没有绝对,出门走路你还走不过腿长的呢,怎么公平?能把他腿锯了吗?不是的,自己走快点就行了。人最该掌握的真理是修正错误的能力,目标不要一下子定得太高远,所有的事情是在运营当中去调整的,生活也一样。 有货是一方面,你怎么把它“抖”出来、“抖”出什么来,我觉得也挺重要的。就比如人生观,我觉得积极一点好。我就比较反对人老说自己过去的苦难,我的态度是,成功其实是一种“超额回报”,你其实应该特别高兴而不是诉苦。苦难和成功没有必然联系,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,既然成功了,就不要再去揭那些疮疤,而应该是感恩,“我真是运气好,我们真幸运!” M:晚年还有精力的话我可能会写个小说。文学是“两头”的事儿喜欢文学的一是年轻人,他们对未来有憧憬;还有一种是岁数大的人,老了,他们有回忆。人在中年的时候倒很少看小说,中年人看小说的那都是无所事事,因为中年人日常生活里碰到的事儿都比小说精彩。剧本创作我可能是不行啦,我们都跟这个社会脱节了!(笑)而且现在我也不为五斗米折腰了,不像以往,不想写也得写。 M:改革开放40年以来,老百姓温饱问题得到了解决,自然就要求精神上的满足。毕竟现在在世界范围内,物质上的、技术上的,我们和西方生活质量差得大吗?不大,他坐飞机你也坐飞机,他坐火车,你的高铁甚至比他还好呢。但精神上的追求差一点儿,现在也开始注重了。而我们的基础教育里头曾经比较缺乏这种通识教育,从小学到大学,中国人投入到文学艺术上的时间、精力比例都是相对较低的,那大家普遍要求这种精神上的知识更充裕,类似的节目也就应运而生。好事儿! 在《观复都嘟》《圆桌派》等脱口秀节目中里聊完文化聊人生之后,马未都终于回归了大众对他最为熟悉的身份。 谈国宝,可能确实没有人会比马未都更适合,但更多涌入《国宝100》弹幕中的网友除了国宝秘史,也表示自己就爱听“马爷”(粉丝对马未都的昵称)解说中的“幽默劲”和“人生况味”。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人生经验”,一句网络戏谑,背后其实正是观众之所以热捧“马爷”各种谈话类节目的原因。 种麦子可不是什么策划营销,就是因为草皮不容易活,草都得病了,我就想种麦子吧,结果猫特喜欢,最后形成了博物馆里一道独特的风景,我自己都觉得挺意外的。 C:网友特别喜欢看您分享人生经验,大家说“马爷”肚子里有“货”,这些“货”您是怎么积攒的? 说话类的节目没有本子才真实,没有太多时间让你思考,观众才能更容易捕捉到你的松弛的状态。你不要装,一装人家就发现了,尤其是说话类节目的观众群知识结构都比较好,所以谈话人的见识、逻辑都很重要。 C:能说好这么多道理,那您有没有想过再创作剧本?毕竟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到现在还是网友们心里国内顶尖的情景喜剧之一。 C:其实您微博里的日常生活也特圈粉,比如爱逛早市。观复博物馆里头种麦子这事儿,大家也觉得特别“马未都”。 能侃、会侃,这也是马未都的自我评价。至于为啥特受年轻人欢迎?日前在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电话专访时他自我分析,“第一我不装,第二,我说的东西应该是对他们有用的正能量。” C:观众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这些年的文化节目从小众走向大众和科普,您身在其中,如何看待这样的趋势? M:我不做准备,像《观复都嘟》我都是随口聊,《圆桌派》甚至去之前我都不知道要聊什么。 M:人活着,生活肯定跟大家都一样。我其实也没什么业余生活,工作特满,很辛苦,但没办法,要想把我的事情(观复博物馆)做成,让它尽快成为社会公共财富,这样我的晚年才会幸福。 M:我们这代人人生比较丰富,我是1955年出生,跟新中国一块儿成长,参与了社会的所有变化。其次不仅参与了,还获得了一个“世俗意义”上的“成功”,要没有这世俗意义上的成功,我估计也没人听你说。 营业执照-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-互联网出版机构-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-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

标签